欢迎访问倾诉林顶尖文案网!

寂寞爆走,扬起心里的尘埃

921 分享 时间: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

在寂寞中爆发就应该在寂寞中死亡

—题记

最近我常常做着同一个梦;我梦见我死在路上;在走想死亡的路上,死得很安静。生,我一个人寂寞的生;死,依然是我一个人寂寞的死。也许是个好的结局吧!命运就是这样,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。虽然结局已知,而我却走了这么远的路来探索它那可有可无的意义,我从没想过改变什么,也没有能力改变什么。正如史铁生说的那句话“一个人,出生了,就不再是一个人可以辩论的问题,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;上帝在叫给我们这种事情的时候,已经顺便保证了他的结果,所以死是一件不必于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”,我觉得很受用。

在我涉足的这片狭小天地里,经历的,不过是寻常的青春;看到的,不过是平常的世界。在这片狭小天地里,我也有一般年少轻狂的日子,我固执的以为我就是神,在我的世界里我主宰一切。当我醒来的时候,才发现我是如此幼稚,但也明白了许多。也许是一种经历吧。我是幸运的,及时的明白过来。而羽呢,他却因此疯了,可悲。

我一直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选择文学,一开始选择文学的动机是想找一个倾诉的窗口,但最近我发现我错了。其实我选择的文字不是倾诉的窗口,他就像一个收藏家,把我现在的窗口收藏起来,在很久以后见证我的曾经是否有回忆的价值,然而有时候提起笔来,去不知道该写什么。大脑里有太多片段,多到乱了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。那种想写又写不出的感觉,很痛苦。像是一个小孩子很喜欢一个玩具,然而怎么也得不到,只能莫名的抓狂。

曾经也写过许多文字,但总是在某个地方因某个原因而停笔,再也无法弦续。但停笔后心里却空空的,虽然不甘,但无能为力,只好就此作罢。现在想想,我还没写成功过文字。但诗却不少,等去发表,但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想被世人认可,却知识徒劳,久而久之,也就忘了这回事。但不知怎么了,这几个月没写过一首诗,大脑里的思想仿佛被压榨干净,最后又开始提起笔来写文字。

提到诗,我得出一个结论:那就是寂寞。我所写的诗总是或多或少的忧郁与寂寞。也试过写点阳光的,却写不出。想知道为什么,但总得不到答案,也就从此作罢。时间长了,这也就成了一种风格,我感觉也很受用。在文字方面,我追求的是一种平淡的孤独。大起大落对我来说四一种做作,也也许与我的性格有关吧。

后记:

我在写文章的时候正在写一篇长篇小说,但突然写不下去了。回想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多仪就写下了这篇杂文,朋友看过后,说有点鲁迅杂文的味道。其实我没想过模仿他,也许是我和他有某些地方的雷同吧。

9883
领取福利

微信扫码领取福利

微信扫码分享